Johnny Chen

剛來美國第一年,對周遭環境與語言都還未適應,就馬上需要在2021 Fall和大學、研究所等的學生找實習。實習在美國大學中相當常見,每位學生聊天時會聊自己去年暑假在哪邊實習、做了什麼Project,老師上課時也會問學生實習經驗如何...等。

對於外國人的我們更是重要,實習不僅只是將自身專業可以實用在業界上,還可以在之後求職時對自身英文能力的證明。在課堂與找實習的雙重壓力下,我很幸運的能在2021年底收到實習offer,也算是放下心中一顆大石頭。

室友與我都雙雙找到正職與實習,因此這個Winter break特別適合出去走走。我們的行程較為自由且寬鬆(基本上沒有特別規劃),只選定了大致上的地點,其他的就照心情規劃。因為之前就答應親人要到馬里蘭一同過聖誕節,因此我們這次的行程就以紐約以南、馬里蘭以北為主。

最後去的景點:

Maryland, Baltimore (inner harbor, federal hill), Philadelphia.

第一天在親戚家的聖誕餐點

Why we choose to use Remote Displacement (Force) in lieu of Fixed Support and Force?

Deflection Formula

It is obvious to use force at the end point and fixed support on the fixed end when using hand calculation of deflection on beam structure, but why should we use remote displacement and remote force?

Let’s say we have a compression force exerted at the free-end of the beam (see below image), the beam would deform as the dash line shown.

迷惘、興奮、混亂、重新、希望

因為在2020這年發生了太多事情,而有些事情的發生是完全無法掌控的,因此特別想記錄一下這有如雲霄飛車般一年的心情。也希望在這短暫的休息時間,作個紀錄並提醒自己需時時努力才配得上自己的幸運。

The sky is the limit. (SpaceX)

工作篇

從去年2019年中到2020年中,在工程顧問公司擔任專案控制工程師,與很有才華的前輩學習了MS Project, P6等工程排程工具,也很有幸能參與公司重要的專案和外國業主(GE, Marubeni)合作並處理很多現金流、Engineering Scheduling的問題。年中則因疫情因素先至半導體廠工作,看見了很多不同的思維與處理事情的方法。具體來說,主管並不會用經驗和新人說必須該怎麼做、曾經怎麼做,而是直接希望工程師將問題解決,這和之前大學學的專業與工作經驗都相當不同。也因為是第一次跨領域,前三天上班時完全聽不懂任何術語所以曾想過乾脆放棄,但靠著公司給新人上的Boot camp、前輩的教學講義與自身的好奇心,也算是慢慢上了軌道也喜歡上了這個產業。

求學篇

本人很幸運地拿到多間美國大學的機械碩士入學許可,也算是完成了從小到大到美國讀書的夢想。以下將admission result列出來 :

Admission :

Cornell Master of Science in Mechanical Engineering

UCSD Master of Science in Mechanical Engineering

Northwestern Master of Science in Theoretical and Applied Mechanics

Purdue Professional Master Program in Mechanical Engineering

Rejection :

CU Boulder Master of Science in Aerospace Engineering

UPenn Mechanical Engineering and Applied Mechanics

Final decision :